宗像寿司

全职‖EVA薰嗣||礼司厨‖K本命‖尊礼‖向画手的路上进击‖九州党‖仙剑‖古剑‖天下三‖小透明‖欢迎GD‖逗比词作

11.05

复变复变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九州】铁甲尚如昨

词作的絮絮叨叨:
没有人知道天驱为什么存在。或许就像哈勒扎说的,每个人都有想保护的东西,而天驱的信仰,就是聚集在一起保护所有的人,守护一个平安的时代。
“我们是武神的使者,是北辰指引下的武士,我们因尊严而荣耀,因勇敢而自豪。铁甲依然在。”

铁甲尚如昨

曲:黑石
词:沅羲

静观风云涌 淡看万古枯
北辰千年未曾改 佑吾
虎牙穿云过 掀狂澜惊风怒
不堕英雄志笑世人庸碌

阵前酒一盅 末路叹相逢
轻踏流云起舞欲屠龙
斩破寒霜重 铁剑吟青锋冷
又是谁执守一诺穷一生

展鹰旗踏战火
(武神只手覆苍穹)
看铁甲尚如昨

蔑是非对错 藐世间清浊
此生只为守护信仰乱世不容许静默
持枪傲立君伴侧 刺得穹窿破
何当重整热血 仍无畏惧 拨乱星命破局设

殇阳烽烟起 谁道英雄意
纵使铁甲破碎不得弃
夫天地逆旅 不过匆匆来去
多少英雄事终归付一戏

曾共酒一盅 陌路恨相逢
轻踏流云起舞欲屠龙
斩破寒霜重 铁剑吟青锋冷
又是谁庙堂之上忘旧梦

展鹰旗踏战火
(星火燎原奈我何)
看铁甲尚如昨

蔑是非对错 藐世间清浊
此生只为守护信仰乱世不容许静默
持枪傲立君伴侧 刺得穹窿破
何当重整热血 仍无畏惧 拨乱星命破局设

何日重整风炎血 再起龙旗向荒草漠漠

何妨入乱世 一任败子落
胸中武魂犹在
铁甲依旧 证人心明澈
举剑笑问天命何 蹄踏孤城破
狂风起 待烈焰重燃荒野
再扬鹰旗撼九州
天驱犹存 信念不灭
铁甲依然撼九州


曲:《jewel》
词:短短←_←
【念白】所谓戏子终生,不过是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梨园春色罢落寞如昨
风烛摇曳妆卸残年过
谁言戏里戏外一场错
谁家颂般(bo)若
台上吟罢一曲红尘堕
台下悲欢人道性凉薄
夕颜无觅挑灯问因果
孤影成斑驳
旧时帷帐一瞥惊鸿影翩跹
她绎冷暖人间
昔日还魂一出烙印的眷恋
梦萦兮亦魂牵 醉流年
他执笔绘一幅春江明月
她旖旎舞几番花影重叠
谁挽指看青丝轻绕成结
缘起缘灭
长生殿羽衣如燕君王醉
桃花扇曲腔婉转歌谁悲
看不透所谓情终淡如水
寒梅初蕊
台上吟罢一曲红尘堕
台下悲欢人道性凉薄
夕颜无觅挑灯问因果
难辨这对错
哪堪西厢唱罢华裳已尽褪
再无执手相偎 泪成灰
他执笔绘一幅春江明月
她旖旎舞几番花影重叠
谁挽指看青丝轻绕成结
缘起缘灭
何日再吟一曲物是人非
独倚江楼看那孤灯影碎
孑影成双又叹远山如眉
酒酣人醉
几度春秋人不复来归
旧茶新烹淡了陈年的滋味
却问这点点血染寒梅
可共谁绘
当时繁华今却遍地葳蕤
犹记君温柔眉眼笑意微
看不透所谓情终淡如水
寒梅初蕊
终是错判情仇恩怨是非
此生不悔

死亡乐章

死亡乐章
曲:《奏之曲》
词:昔夕
暮色苍茫中 谁在黑暗中独自吟唱
血光微漾 白骨交织谱下了乐章
火焰中 沉浮的光
破碎的记忆 黑夜漫过幻灭的希望
抓不住的 终是输给了那遗忘
看不破 终归散场
教堂塔尖 飘渺钟声依旧在回荡着
银色长枪 你眼底闪过一刹的流光
唤起的回忆 却撕裂过往
掌心中 血已凉 飞鸟嘶鸣划过了苍穹
我看见那 圣徽章 无上荣光
回首忘 骸骨累累 不得偿
你的模样 消散 在远方
亲手写下 与你的 无尽绝望
长枪折断 凝望 归路何方
用这白骨 为你谱 最美葬歌
死亡奏响 最终 这乐章

问天道

问天道-记欧阳少恭
词:沅羲(昔夕)
曲:仙凡劫
琴声依稀传天际 沧海一瞬前尘尽付
谁驻足 凝目 就算求不得救赎
踏殊途 早已触不到当初
天道弃我于不顾 便抛却身后累累白骨
纵苍天负我 我欲问天苍生何辜
此间沉浮 阅尽浮生别离苦
瑶山情 亦不复 何日能得我归途
任苍天笑我 我蔑凡尘庸人碌碌
永世劫 六亲薄 几世轮回历尽蹉跎
终将余生尽作赌
笑天命 归尘土 挥袖俾倪天下悲苦
剑魄焚琴心 不为宿命枷锁束缚
曾执手 却相负 此心尽付旧日眉目
回首望不见来路
何以此生飘零远 似天地间一点浮萍
天边流霞尽 镇魂一曲遗韵如初
此间沉浮 不过孑影望日暮
笑天命 归尘土 袖间拂去红尘疾苦
远古约不复 百世孤寂人已不故
蔑苍天 命我主 凡夫皆如刍狗草木
天下于我手中覆
指云问天道 天道何公 不怜一世孤
琴鸣血斑斓 声绝蓬莱旧梦处
执此念 掷一注 却换得满盘皆输
剑魄焚琴心 浮生一梦终归于虚无
纵此生 无退路 我欲问天苍生何辜
空余抱琴问天道

【九州】昔人可曾忆南淮

昔人可曾忆南淮
曲∶御龙铭千古
词:昔夕
铁青辰星升平野
乾坤流转宿命劫
光阴似电人已别
清辉如初南淮月
偷花跳板似乎无尽的长夜
多少爱与温暖转身就湮灭
请并肩而立 扛起九州的沉重
凭谁来祭奠这乱世的相逢
唯看那影月鬼魅般舞出一瞬的永恒
莫回首 依然如旧的霜红
只待那乌金长枪刺破这苍青色穹窿
不见羽翼蹁跹傲凌风
北辰之辉耀双肩
青阳魂荡识旧颜
待到暗月将临时
就让万物皆入殓
只能任凭岁月将过往封缄
无需成为后人传唱的诗篇
请紧握双手 往昔铭刻于眼中
余谁来倾听记忆的回声
纵然北辰窥不破人心的虚妄或清澄
路尽头 有人执着地守候
莫说这九州乱世刻下了英雄的图腾
只余往事静寂于掌中
何曾见铁甲斑驳仍举剑问浩渺长空
了此生 狂风猎猎抚残冢
只待这残卷与青史都于烈火中消融
犹见羽翼蹁跹傲凌风
犹见羽翼蹁跹傲凌风

【伞修】梦(渣渣渣没改先发了以防找不着)

叶修从沙发上醒来已经是中午了,不用说昨晚又是通宵网游,他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随便整理了一下就走到网吧楼下,准备继续今天的练级副本抢怪赚材料。
叶修点起一根烟,双手插兜慢悠悠地走到吸烟区常坐的座位,掏出了账号卡。
但是这里坐着一个人。
一个叶修不能再熟悉的人。
一个他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
叶修嘴里的烟几乎要掉到地上。
这时那人抬起了头,冲着叶修笑了笑。
“叶修你怎么了,看傻了?不是说好今天一起刷副本么,话说这是第一次来新区呢……”
苏沐秋。
本来十年前就该死去的苏沐秋。
“我说沐秋…你说你来这是帮我刷副本的?…”
叶修依旧有点混乱。
“是啊你昨天不是跟我说今天一起刷么,诶你怎么这么奇怪,难道是被嘉世坑了心灰意冷?没事的我们不是说好了一起拿冠军么,我们可以自己组战队啊,到时候咱们两个联手拿冠军不还是轻而易举…”
是这样啊,叶修松了一口气 ,苏沐秋就在这里,跟着自己离开嘉世来网吧打工,策划着成立战队,两个人依旧和十年前一样为了冠军而努力着,一如既往地喜欢着荣耀。
苏沐秋在十年前出意外死去,都是梦吧,一定是的。
“话说你的君莫笑就给我用了?千机伞还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嘛。当时把账号给我后悔了吧哈哈。”叶修顺势坐着苏沐秋旁边的座位上,打开电脑插入账号卡登进了游戏。
“切,我就不信你玩散人能比我的秋木苏厉害,有本事来PK啊。”秋木苏挥动着手里的枪。
“好了好了不跟你争,今天刷完记录之后就出去散散心吧,话说起来很久没出门了。前几天沐橙还说要去附近一家游乐场玩呢,多大的人了都…”叶修重新点了根烟,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敲打着。
“还不是你天天宅在网吧不出门…不过沐橙今天好像有个访谈,咱俩先去逛一圈好了,哈哈哈哈她知道又该骂我们了。跟老板打声招呼就去吧。诶你怎么引了这么多怪你行不行…”
两人互相嘲讽着一波推过了副本。
这种感觉,真是熟悉又美妙,叶修靠在椅背上,这么想着。
“走啦走啦!”苏沐秋扯起靠在椅子上抽烟的叶修,一起走出了网吧。
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叶修皱了皱眉。
“我说你真是宅久了吧,又是没精打彩又是表情奇怪,病了?不像啊,走吧去玩一圈说不定就好了…”
叶修就这么连拖带拽的被苏沐秋拖去了游乐场。
苏沐秋像个孩子似的硬是拖着叶修玩遍了所有项目,又闹着买了棉花糖,此时两个人正坐在摩天轮上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一遍吃着苏沐秋挑的粉色的幼稚的棉花糖…
“我说沐秋啊…”叶修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怎么了?玩的不开心么,好久没这么肆无忌惮地玩一个下午了呢。”
“我在想,要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该怎么办呢,如果没有你陪我一起奋斗,只有我自己在争夺冠军的话…我只是想多了吧…你不是就在这嘛…可是总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叶修揉了揉脑袋。
“说什么呢,我们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玩下去么,不管十年二十年也永远不会腻呢!然后我们拿到总冠军,接下来世界冠军…不管多久我们都会爱着荣耀的不是么?而且我相信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也会履行这个承诺的,是吧!”苏沐秋伸出了拳头,笑着看向了叶修。
“嗯,我答应你,不管怎样,我都会一直玩下去,为了属于我们的荣耀!”叶修同样伸出拳头,在苏沐秋的拳头上碰了一下。
苏沐秋就这么消失了。
仿佛从未存在过。
空荡荡的摩天轮座舱里只有叶修一个人。
叶修还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势,一动不动。


“喂喂喂起来了今天可是要比赛啊叶大队长。”
叶修睁开眼看见了老魏胡子拉碴的脸。
原来一切都是梦啊,苏沐秋早就死了,十年前就死了。
“喂喂我说你怎么有点不对劲是不是比赛紧张了哈哈今天可是要打嘉世啊你不兴奋么!真想看看那帮家伙被打脸的样子!”
“没事我这就起来准备下,老魏你都多大人了还这样能不能有点出息。”
叶修走进了训练室,看着自己的队友们,他相信他们,一定会赢。


为了我们的荣耀。
为了我们的承诺。
直到能与你共享那荣耀的时刻。

九州不死